010-56288199
当前位置:e聚科技  / 集团新闻  /  文章详情
非持牌机构整改期限在即 银行业上演求生记

2019-01-04

从2017年“5号文”开始,非持牌机构的整顿工作拉开了序幕,两年间这些机构要么撤回大本营,要么并入异地分支机构,要么积极申请牌照,一场银行求生记悄然上演。2018年末银保监会发布的《关于规范银行业金融机构异地非持牌机构的指导意见》更是将故事的发展推向了高潮。

非持牌乱象加剧监管风险

2013年开始大量银行尤其是地方性银行抓住了监管政策红利,竞相在北京、上海、深圳等城市设立办事处,开展同业业务。北京的金融街、上海的陆家嘴充斥着这些机构的身影,其中不少打着研究中心、人才中心的旗号,却从事着业务相关工作。

对于银行来说,这些城市集中资金、资源、人才、信息多方面优势,还可以规避总行属地监管,同时非持牌机构也为银行节约了运营成本。但这样的做法也存在着巨大的风险,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赵亚蕊认为,一般来说,监管是属地原则,异地非持牌机构监管起来比较麻烦;从银行业务经营角度来看,这种形式容易滋生违规业务行为。

整改政策不断升级

随着2017年“5号文”和2018年“4号文”相继出台,异地非持牌机构乱象得到了初步遏制,一些明显不具备持牌资格或者不盈利的机构大批回撤总行。但是由于非持牌机构利润增长可观,也有不少机构打起了“游击战”,在居民楼或者宾馆继续办公。监管机构监管半径长,想要彻底治理乱象并不容易

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当前银行业异地无序展业问题已得到初步遏制,但整治过程中也存在各地区做法不一、监管标准不同等问题,亟需制定统一的规范要求和监管标准。

相较于之前文件“一刀切”的做法,新的《指导意见》作为正式的规范性文件提供了明确指引,要求按照“坚守定位、风险为本、分类施策及新老划断”的原则对异地非持牌机构进行稳妥有序的清理规范。

“经营性”与“非经营性”分类施策

根据实质重于形式原则,按照是否实质性开展经营活动,《指导意见》将异地非持牌机构划分为异地经营性非持牌机构(以下简称“经营性机构”)与异地非经营性非持牌机构(以下简称“非经营性机构”),并根据风险外溢程度与风险管理需求的不同分别提出规范要求。

对于经营性机构,《指导意见》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按照《中资商业银行专营机构监管指引》(银监发〔2012〕59号)相关要求,根据实质重于形式原则,对符合持牌要求的,按照行政许可程序申领专营机构或专营机构分支机构金融许可证;对不符合持牌要求的,将其并入当地分支行管理或予以撤销。在坚守定位、风险为本的原则下,《指导意见》规定除经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批准外,银行业金融机构不得在当地无分支机构的地区设立专营机构及其分支机构。

而对于非经营性机构,则要求至少提前2个月向法人监管机构及拟设立非经营性机构的所在地监管机构报告,并定期向法人监管机构报告境内非经营性机构相关情况。除对部分特殊情况豁免外,不得在境内无分支机构的地区设立非经营性机构,不得在异地集中设立多个非经营性机构。严禁以非经营性机构之名,实质对外开展经营活动。

融e聚小编认为,站在银行的角度看,《指导意见》对非经营性机构的要求偏严苛。当金融市场资源过度集中时,设立异地非营业性机构已成为不少地方银行招揽高端人才,进行创新的重要手段。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也表示,《指导意见》对异地非经营性非持牌机构的限制还是过于严格,非经营性机构的风险不大,其实保证它不实质性从事经营活动即可。按照指导意见的要求,银行想要坚持开设异地机构,及时申领牌照成了唯一的选择。

新老划断 整改期限确定

此外,《指导意见》还提出新老划断,银行业金融机构当前存续的异地非持牌机构应当在过渡期内有计划整改。新设异地持牌机构应当严格履行行政审批程序,新设异地非经营性机构应当严格履行报告义务。规范银行业金融机构异地非持牌机构过渡期为本意见发布之日起至2019年底。对于过渡期内完成整改确有困难的,经法人监管机构同意,整改时限可适当后延。

《指导意见》虽然为银行业有计划整改提供了充分的过渡时间,但申领牌照需要获得总行属地及异地监管机构双重审批。融e聚小编认为,在坚守定位、风险为本的原则下,城商行以及中小银行想要在北上深获得牌照依旧不容易。

而从另一方面看,2018年下半年,广东顺德农商行、九江银行、赣州银行、上饶银行四家银行均成功在所在省份省会城市设立资金运营中心。在融e聚小编看来,转换思路,在省内省会城市申请分支机构不失为一个好策略。